您的位置:首页 > 影视库 > 电视娱乐 > 专访黄轩:上真人秀会尴尬,演员一定要节制曝光

专访黄轩:上真人秀会尴尬,演员一定要节制曝光

时间:2017-10-28  来源:搜狐娱乐  编辑:小依    

原标题:专访黄轩:上真人秀会尴尬,演员一定要节制曝光




(哈麦/文 科明/视频)黄轩这几年火了,电视剧方面,《红高粱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明妃传》、《翻译官》、《猎人》,全是搭档明星演员的大制作,接二连三地热播。电影方面,从娄烨、许鞍华这样的文艺片名导,到麦兆辉这样的商业片老手,再到国内三大导演张艺谋、冯小刚、陈凯歌,合作了个遍。


要不是《芳华》国庆档临时遭下架,今年完全是属于黄轩的电影年。上一年年底《长城》,今年三月底《非凡任务》,国庆档《芳华》,贺岁档《妖猫传》,接连四部大片。只是,《长城》和《非凡任务》口碑和反响一般。《芳华》虽然没能上映,但前期试片获得了大量好评。接下来就是陈凯歌花费多年心血拍的《妖猫传》了。


最近,这部中日合拍大片受邀参展东京国际电影节,放映了十分钟片花。片中白居易的饰演者黄轩、李白的饰演者辛柏青、空海的饰演者染谷将太、晁衡的饰演者阿部宽代表剧组前往宣传。黄轩接受搜狐娱乐采访,透露了电影里的一些人物关系,谈了他对唐朝的想象,他对白居易的理解和演绎,评价了他合作过的陈凯歌、冯小刚、张艺谋三大导演,还表达了他对自我过度曝光的顾虑。



“白居易情感细腻、孩子气、痴情”


搜狐娱乐:白居易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,电影中是把他当成一个真实的人物来处理,还是也有演绎成份的?


黄轩:都有。肯定也是在往我们想象中的白居易去靠近。一个非常有才华的诗人,很浪漫、多情、天真,往这方面有塑造。当然里面有一些故事情节是虚构的,肯定有演绎的成份。


搜狐娱乐:在没有接剧本之前,你对白居易算是从课本上了解的,还是也有过一些研究?


黄轩:在拍之前,当然是做了很多功课,比如说每天要去读他的诗,从他的诗歌里去感受他这个人,他的性情是什么样的?他为什么要写这些诗?他的出发点是什么?从他的诗歌里可以得到一些关于他人的信息。


当然还有你自己想象的部分,导演想象的部分,然后把它融合起来。


搜狐娱乐:现在的史料很多,评价角度很多,你研究了白居易之后,作为唐朝的一个大诗人,你对他是怎样的感觉?


黄轩:毕竟我们在拍电影,就不会特别的按照很死板的,《史记》上怎么记载,然后完全去贴近史实。


当然我们谁也没有见过白居易,所以就是按照自己的想象也会多一些。比如说他能写出《长恨歌》,写出《琵琶行》这种诗,他一定是一个非常情感细腻的人,非常多情的人。同时我觉得,每一个艺术家,应该都是比较天真的,有孩子气的一面。还有就是,他是一个痴情的人吧,在电影里。他应该是痴情的,不然他不会为诗歌付出这么大,为了写《长恨歌》,一直生活在宫里去体验生活,观察皇帝的起居。所以我觉得他是为诗歌而痴狂的人。


搜狐娱乐:说到他细腻这个方面,大家觉得你也是个细腻的人,拍戏的过程中,会有感同身受吗?


黄轩:我应该也是一个很敏感很细腻的人,在拍摄的过程中当然感同身受。我拍戏的时候,经常晚上边喝酒,边读他的诗,听音乐,去体会他。非常热爱这个角色,以至于我拍完一个月以后,我有一天自己晚上喝多了酒,还又拿起白居易诗词选在读。第二天我醒来以后说,看来我还有点沉浸在这个角色里。


搜狐娱乐:你是有把他的所有的诗都读过吗?是不是已经研究到很深的地步?


黄轩:多数诗都已经读过,当然没有背,就是读,去体会。也没有说研究到很深,主要是体会他的情感,体会他的视角是什么,他为什么写这首诗,是什么触动了他写这首诗。会去更多的观察他心理的状态。



“唐朝是个松弛、自由、开放的时代”


搜狐娱乐:很多人对唐朝有不同的想象。在演戏之前,你对唐朝是什么样的感觉,这个电影拍的,跟你想象的唐朝是一样的吗?


黄轩:我觉得还挺像的。在拍之前,我想象唐朝一定是非常盛世,非常华丽,整个时代是非常的松驰,非常的自由。唐代一定是非常开放,非常圆融的一个时代。导演一再强调说,一个时代的松驰感。就是这个时代人们是松驰的,生活状态是松驰的。然后是自由的,是开放的,一切都有可能性的。我觉得我们的电影,完成的还挺到位。


搜狐娱乐:你觉得诗人在那个时代,是什么样的境遇?


黄轩:我觉得不一样,你说白居易和李白就完全不一样,李白是一个浪子,他除了写诗他就四处云游,给他官也不做,给他钱也不要,完全活在自我的一个状态中,放荡不羁。白居易他又不一样,历史上,其实白居易是一个大官,你想当时杭州的白堤,都是白居易修的,他当时应该在杭州做太守,(等于)现在的市长。所以这个也是因人而宜。


搜狐娱乐:电影里白居易和李白有交集吗?


黄轩:他们有神交集。白居易其实是很羡慕李白的,他很欣赏他的诗,他一直很想超越他,他内心有一个这样的种子,所以他经常拿李白来做比较。他骨子里是很钦佩李白的。但是他们没在一个时代,李白在30年前,所以他就是一直是在想象中,来跟他见面。


搜狐娱乐:导演说,白居易在他的设想里应该是一个疯子,有时候挺暴躁的,有时候挺孩子气的,听他的描述是挺多元性的一种性格。


黄轩:对,他的性格非常丰富,他有神经质的一面,有时候触动了他那根神经,他就会有神经质,他完全整个人就变了。我觉得一个伟大的艺术家,应该都会有一些神经质的性格色彩,他是有的。


同时他又是一个孩子,非常的天真。对一切充满了好奇,但又非常的痴情,执拗在自己要做的这个事情。


我很爱这个角色,一个人的性情,能这么的丰富,能这么的多元,而且能这么的感性,肆无忌惮地去表达自己的情感。在当下这个时代,我们的生活中,已经很难做到了,但是在电影里可以这样做,在那个时代也许可以这样去做。


搜狐娱乐:进入这个角色容易吗?


黄轩:其实不容易。这个角色在演完以后,他其实跟我之前设想的不一样。陈凯歌导演给了很多启发,他把他的整个性情的多元化,一个诗人的这种多情,这种神经质,都分别在一些细节中体现了,所以这是比我想象中完全的要好的角色。



“冯小刚干脆,陈凯歌是导师型,张艺谋微妙”


搜狐娱乐:国内的三个大导演,张艺谋、冯小刚、陈凯歌,你都合作过了,从演员的角度来看,他们在指导表演方面,都有哪些自己的特色?


黄轩:首先这三位导演都是为电影而生的人。


像小刚导演,他是比较干脆利落的,他脑子里想好了,他要怎么拍,他就噼里啪啦到现场就拍完。他跟演员的沟通也比较直截了当,就是这场戏我希望怎么样,我想要怎么样,你那句话这样说一下,你那个表情可以变一下。这都是比较直截了当的,但是完成度是非常高的。他也是非常会拍电影的导演,电影经过他的手一拍出来,每一场戏都变的很生动,很抓人,而且很接地气,充满了情感。他也是一个非常性情的人。


凯歌导演是一个导师型的导演。他很喜欢现场跟演员讨论,理论性非常强,他喜欢把一个问题,把一个镜头掰开了、揉碎了跟你讨论,跟你推敲,然后达到大家都认为好的,满意的状态。他是一个导师型的导演,他在现场会跟演员很好的交流,而且他的文化底蕴非常的好。我们演员跟他拍戏,都会每天学到很多东西。而且他的电影感觉非常好,他对技术上的,情感上的把握都很到位。


张艺谋导演我觉得他也是非常认真投入在工作中,一拍电影就完全忘我的状态,每天也吃很少的东西,然后都投入在现场拍摄。他跟演员的交流就是比较微妙,他不会过来跟你直白的说什么,他每次跟演员交流,都是悄悄的跑到你耳边,跟你说咱们这里稍微调整一下什么的,别人都听不到,他是很注重演员感受的,跟你很私密的做一些微妙的沟通的导演。


总之他们都是很棒的导演。


搜狐娱乐:我看拍摄花絮,陈凯歌导演说,要求多少秒,很精准的表演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?


黄轩:对,导演非常细腻,这个电影简直是一帧一帧的雕琢出来,导演对镜头的要求很高,对光的要求很高,对演员的要求很高。同时我们这几个部门要很好的配合。镜头和演员的配合,和光的配合,和运动的配合,非常的复杂。我们真的是一帧一秒的认认真真拍出来的一个电影。每一帧每一秒,我们都经过反复的排练、磨合、推敲,然后再完成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状态,才会过。真的很精致很认真。


搜狐娱乐:凯歌导演前后期的作品口碑上有点褒贬不一,你有没有看过他所有的作品,整体是什么样的感觉?


黄轩:他最新的像《道士下山》、《搜索》,我都看过,我还挺喜欢的。我能够看到,凯歌导演一直在探索,他也一直在成长和思考,他现在的电影里面充满了很多他自己人生的思考,对待生命的思考,对待社会现象的思考,甚至对待文化的思考。所以我是觉得他一直在尝试,每次尝试都会有不一样,他每个作品的风格也都不一样。你像之前《霸王别姬》是那样的风格,《黄土地》后来到《无极》到《道士下山》到《搜索》都是不一样的尝试。一个艺术家是应该不断的打碎自我,去多尝试。这个其实很让人敬佩的,他是有胆量的。


搜狐娱乐:这个电影拍完,我看杀青的时候,你像哭了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感触?


黄轩:很不舍,因为五个多月我们在一起工作,每天都在一起,当然是很有感情,跟导演,跟工作人员,跟演员们都很有感情。还有就是跟我的人物也有感情。那你在杀青了之后,这个剧组就解散了,你就要跟这个人物告别,跟所有的人告别,这一群人估计这一生,不可能再原班人马的聚在一起,来拍摄一部电影。所以就是一个阶段的告别,那么肯定很不舍,所以就很伤感。



“杨玉环是白居易的梦中情人,隔空爱恋”


搜狐娱乐:这部戏的人物关系,你跟空海的关系,跟唐玄宗和杨贵妃的关系,大家都会有疑惑,不知道电影会怎么表现?


黄轩:我这边其实感情还算是比较清晰。


可能是在杨贵妃那一圈的人物关系稍微有点微妙,因为阿布宽饰演的那个角色也是暗恋她,皇帝也爱她,她周围的所有人都爱她。


我在这边是30年后了,我就是非常痴迷杨玉环,所以我要写《长恨歌》,写她和唐玄宗的爱情故事。所以我完全就是在对她痴迷的一个状态,一直在寻找她死亡的真相,她的爱情故事的真相。


搜狐娱乐:你在演的时候,除了对她的死因想去挖掘之外,你作为角色本身,在演的过程中,有对杨玉环有爱慕的那层意思吗?


黄轩:有,肯定是有。她应该是我的梦中情人,你想我台词里说,我说我多少次午夜梦回,我也回到了30年前,去到了花萼相辉楼,也见到了杨玉环,可见她天天活在他的精神世界里,活在他的心里,隔空的这种爱恋、爱慕,这是很特殊的一种情感。你想我们谁会爱上一个30年前的人,一个你不认识的人,未曾谋面的人,只有这么多情的一个诗人才会做到。


搜狐娱乐:白居易跟空海的关系就是一起搭档是吗?


黄轩:对,我们俩几乎从头到尾都在一起。两个人都在寻找这个事情的真相,同时也是都在自我的救赎和成长。后来两个人其实在各自的状态中,都得到了答案和得到了释然。结尾非常的快乐,非常的温暖。


搜狐娱乐:你跟染谷将太在演戏的过程中感觉怎么样?


黄轩:很好。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,从头到尾都是中文台词,他不会说中文,他就每天一个人听,戴着耳机,不断的练习和背,后来他中文已经说的挺好的了。还有就是他是一个极其安静的人,他可能都沉浸在那个状态里,每天都像一个和尚一样,坐在那里,端端正正的,一言不发,安安静静的,然后到他演的时候,他就会表现的很好,很到位。总之是一个很专业,很有职业素养的演员。


搜狐娱乐:导演说,你俩都是容易被观众喜欢上的那一类演员,作为同行,你看他然后看自己,你会有那种感觉吗?


黄轩:这个我还没有想过,导演也没有跟我们说过。总之他是有,我们应该都属于比较有个人特点的人。这个我自己也不好说。



“上综艺节目会尴尬,演员一定要节制曝光”


搜狐娱乐:比起以前来,感觉你电影、电视作品多很多了,你觉得现在这种工作节奏快还是慢?适合你自己吗?


黄轩:其实我现在已经把工作节奏调到很慢了。两三年前,你想我拍了一堆电视剧,有《红高粱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明妃传》、《翻译官》、《猎人》,你想我在两年时间里,能拍五六部电视剧,那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,而且非常密集。


这两年你看我工作量其实很有限,我去年一年拍了《妖猫传》和《芳华》两部电影,每一个五个月。前年拍了《非凡任务》,五个多月。今年我就拍了一部《创业时代》,四个多月。


然后我也没有参加其他别的工作,也没有去综艺节目,所以我的节奏是挺慢的了。


我自己也刻意的让自己的节奏慢下来,选作品慎重一些,拍一部是一部。


搜狐娱乐:综艺节目有两面性,一方面曝光度很高,因为面向普通的电视观众,很多人会喜欢你。但是另一方面,对自己各方面都有一些消耗,不知道你怎么考虑的?


黄轩:我觉得综艺节目也挺好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。我自己去的少的原因是,我容易在录节目的时候不知所措。而且我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,可能有一些比较开心的,需要大家一起玩的,做游戏的这种,我可能暂时就是玩不起来,我会觉得有点尴尬,所以我参加的很少。


搜狐娱乐:还有一种说法,大银幕演员不用过多的曝光自己,要有神秘感。


黄轩:这个也是,我也是对自己也有一些保护,因为我觉得,作为演员,你要演不同的角色,要让观众相信你的角色,有代入感,一定要节制曝光。如果过度的曝光你的生活,你的性格,你的一切一切,那可能观众记忆犹新的是你这个人,当你再演别的角色,可能代入感不强了,我会有这样的顾虑。



(声明:超级TV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
    分享到:

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新闻投稿

Copyright © 2016 www.chaoji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超级TV 版权所有

视娱(天津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津ICP备16001112号